主页 > 六盒宝典最快开奖 >

丈夫车祸智力“回到2岁” 妻子10年坚守(图)

发布日期:2019-11-21 20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世界要是没有爱情,它在我们心中还会有什么意义!这就如一盏没有亮光的走马灯。 —— 歌德

  一个衣着整洁的中年男子从屋里冲出来,手抱小板凳像个小孩子似地在马路上蹦跳着。“和儿,莫捣乱,快回来!”一个面目清秀的女人急切地追上来,轻柔地哄着男子,同时对过往司机报以歉意的微笑。对于这样的场景,司机并不陌生,都会远远地减速或刹车。

  男子名叫李泽和,是这户人家的男主人。十年前因为一场车祸,脑部神经严重受损,行动不受控制。十年来,女主人焦良菊用柔弱的双肩扛起整个家:照顾丈夫、供一双儿女读书、服侍年迈的公公直至其去世……

  8月4日,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前往白衣镇,探访这个特殊的家庭。“头发几乎全白了,前几天刚染过”,焦良菊笑着。生活重压之下的她依旧爱美,对未来满怀憧憬:“他能够拣回一条命,医生说是奇迹,他活了十年,又创造了奇迹,万一哪天他突然清醒过来了呢?那就是奇迹中的奇迹了。”

  1991年,22岁的焦良菊嫁给李泽和。三年后,小家庭添了一双可爱的儿女,妻子持家,丈夫赚钱,一家人过得温馨幸福。后来,李泽和到福建打工,通过学习技术成为一名锅炉安装维修技工,工资翻了好几番。2004年,夫妻俩在老家盖起了一幢三层小楼房。

  人有旦夕祸福。2006年1月6日,在福建打工的李泽和过马路时,被一辆疾驰的小车撞飞。焦良菊接到电话赶到医院时,丈夫躺在床上毫无知觉。昏迷40多天,经历三次大手术,李泽和终于睁开双眼。医生惊叹,能活下来是一个奇迹。在医院护理期间,焦良菊抽空到附近书店查阅脑神经损伤书籍,自学一些护理知识。

  大半年后,焦良菊期盼的奇迹没有出现,因为脑神经严重损伤,李泽和已认不得妻儿,咿咿呀呀不成语,走路跌跌撞撞,连吃饭穿衣上厕所都需要人照顾,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。无奈之下,焦良菊带着丈夫回到老家疗养。

  焦良菊的家紧临省道,车流量大。李泽和行为失控,时不时冲出家门,要么在公路边慢腾腾地行走,要么抱一个凳子坐在公路中间,焦良菊就紧跟在后面,柔声细语地哄劝,过往的司机见状,远远地减速或刹车,久而久之,门口路面上留下十分清晰的刹车印痕。

  丈夫的安全最令焦良菊揪心,每当门外响起尖利的刹车声,她都会赶紧冲出去。健在的公公没闲着,白天紧跟李泽和,防止他走丢失。焦良菊则腾出时间,拼命在庄稼地里“刨钱”,维持一家人生活。有一年,她曾到成都一家餐馆当服务员,由于实在放心不下丈夫,干了一个月便辞工回家。2011年,村里建起了砖厂,焦良菊到厂里当搬运工,每天搬砖量超过10万斤,能挣到2000元左右的月工资。

  8月4日早晨5点,焦良菊起床,打扫完楼上楼下的卫生,给丈夫换衣服,洗脸刮胡子,然后到厨房做饭,“和儿,听话哈,好好吃饭”,焦良菊柔声细语地哄劝,丈夫懵懵懂懂地点了点下头。吃完饭,焦良菊赶往半山腰处的砖厂上班。中午十一点回家做午饭,收拾丈夫发脾气摔坏的茶杯或凳子。

  “和儿”,是焦良菊对丈夫的爱称。“他很任性,生气时就摔东西,完全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。”焦良菊看着在一旁静静坐着的丈夫,眼睛里全是爱怜。出事后,李泽和的智力仅相当于两岁的小孩,每当丈夫发脾气时,她就轻轻地喊“和儿,莫捣乱”,丈夫便“乖巧”许多,有时像孩子一样一颠一颠地走到她面前撒娇。这时,妻焦良菊就会轻轻拍打着丈夫,回忆她们往事,讲述两个孩子的成长故事。

  “多好的一个家,可惜啊!”说起李泽和,左邻右舍无不叹息。当年的李泽和精明能干,盖的房子是村里最漂亮的,焦良菊年轻,面容姣好,这个郎才女貌的小家庭很令人羡慕。

  出事那年,焦良菊才37岁,上有60多岁的公公,一双儿女分别上初中和小学,再加上丈夫,全家“三小一老”需她照顾,有好心人劝她:“找个男人嫁出去吧,不然,你要吃一辈子的苦。”

  “他出事也是为了这个家。”焦良菊从没动心过,娘家老母亲也告诫她:“泽和都这个样子了,你要对他好。”近些年,上门说这事的人逐渐少了,“别人都晓得我和老公那么好,啷个可能呢?”

  闲暇时,焦良菊偶尔也会回忆过往。丈夫高大帅气,脾气好,从结婚到出事,两人很少吵架,为这个家庭,丈夫奉献出所有。

  “父母是孩子的榜样,父亲都那个样子了,家庭再乱七八糟,他们会怎么想?”焦良菊认为,只要丈夫还在,孩子就有父亲,这个家才算完整,令她欣慰的是,一双儿女很懂事,放学回家后,都抢着做家务,照顾父亲。这时,丈夫闹腾得更欢了,抱着小板凳楼上楼下地跑,望着孩子傻傻地笑,含糊不清地喊孩子的乳名。每逢这难得的温馨,焦良菊背转身去悄悄地流泪。

  白天,人们看到的焦良菊都是一幅笑脸,乐呵呵的。她说,前些年经常哭,但哭有什么用呢?日子再艰难,还得一天天过下去。

  焦良菊是一个要强的人,即便再忙再累,她都及时为丈夫换洗衣服、理发剃须,李泽和一直都那么干净精神。晚上累得睁不开眼,她都要把楼上楼下仔细打扫一遍,门前院坝始终很干净,从不乱摆杂物,村干部感叹,公路沿线的环境综合治理,焦良菊做出了榜样。

  去年,73岁的公公去世,家里唯一能照顾丈夫的人走了,所有担子全压在焦良菊一个人身上。但她从未绝望:门前公路上的车流量比以前少了,自己的惊惧担忧减轻不少;丈夫还能认识一些字,只是不能成句;儿女都挣钱了,经济负担轻了……

  “丈夫能够拣回一条命,已经创造了奇迹,活了十年,又算一个不小的奇迹,如果哪一天他突然清晰过来,能够认识儿女了,能说一句完整的话了,能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,那就是奇迹中的奇迹了”。这一天能否到来?焦良菊心里没底,但她会一直等下去。张超张立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谢颖摄影报道